国防军事

瑶山女子11年养育45名孤儿

2001年,41岁的大华瑶族自治县大华镇马龙村的班爱华从江西回到家乡,抚养无助的孤儿。

在过去的11年里,潘基文喜欢卖花和玉米,打零工,挣钱养活45名孤儿。

被家人遗弃的几十名单亲孩子也来到白宫寻求温暖。

5月12日,记者来到马龙村龙湾屯学校,这是一栋白色的两层建筑,坐落在一个低山坡上。

几十个孩子坐在一楼的教室里。

在二楼,名单上有26名孤儿和12名儿童。

房子是湿的,衣服和拖鞋到处都是。

这四张床分为上层和下层。这张大床有10个睡着的孩子。

不久前,一个孩子头上有虱子。一段时间后,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感到非常痒。班爱华不得不剃光所有孩子的头。

在教室里,甚至女孩也只有几厘米长的头发。

最后下课了,孩子们冲出教室。

他们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一个女孩穿着毛衣,而她的下半身穿着一件沾满泥巴的旧衣服。再加上一双阳光明媚的雨鞋,它看起来很有趣。

班爱华坐在凳子上,对着两个打闹的男孩大喊大叫。

自从2001年回到这里,班爱华已经和孤儿一起度过了11年。2001年,与江西结婚20年的班爱华回到家乡看望父亲。看到姚家的孩子不上学,他深感惊讶。孩子们告诉她:“没有食物我怎么去上学?”没有知识,我们怎么能改变瑶山的面貌?村民们跟她开玩笑说:除非你留下来教他们。

班爱华犹豫了一夜,真的决定留下来开办一个免费的教学班。

本爱华开始到处寻找学生,挨家挨户劝说他的孩子去上学。

她来到村子里一个农民的家,女孩在那里哭了。

村民告诉她,这个小女孩的名字叫鲁飞兰,她还不到6岁。她年轻时被父母遗弃,被一个善良的人收养。现在这个善良的人已经去世了。

看着年轻的路飞·兰,本·爱华,他只想招收学生,心软了,决定带她回家——这是第一个孤儿。

孤儿一个接一个地被带回来,教学班逐渐变成了孤儿院。

2007年,班爱华从大华镇大武村带回了一对兄弟。

吴江兄弟患了严重的哮喘。一天晚上,吴江山突然生病,像是无法呼吸。班艾华推开被子,把吴江山抬到诊所。

救援一直持续到黎明,潘爱华在那里过夜。

2007年,两个大约6岁的兄弟姐妹站在茅草屋的屋檐下,他们的脸上沾满了泥土,他们的大部分头都腐烂了,到处都是脓汁和臭气。

得知自己也是孤儿后,班爱华把两姐妹带回来,每天给她们服药。直到六个月后,这对兄弟姐妹才康复。

越来越多的孤儿被班爱华带回来,5、10、15的生活费已经成为一个难题。

起初,我花了1000多元买了桌椅,但是几乎没有剩下什么了。油毛砖被挂成黑板。

教科书费用仍然赊账。

2002年,潘爱华租了一片稻田和一片玉米地,养了4头猪。

将近70岁的母亲帮助她的农场养猪。

这可以节省一些生活费用。

班爱华说。

生活费用仍然不足。

班爱华决定在周末和寒暑假赚钱。

她租了一辆小四轮车,挨家挨户地收集玉米,穿过姚镇前山白弄。

早上,我在黎明前出门。我中午要了一碗玉米粥。晚上,我透过星光回家吃米饭。

一袋100多斤玉米和1.55米高的班爱华从居民家中带走了四发子弹,来回走了20多次。

全身又湿又干,又干又湿。

大华县的大部分村庄甚至马山县的一些村庄都留下了班爱华的足迹。

班爱华从这些乡镇回来,带回一个又一个孤儿。

孩子们的生活逐渐改善:5月12日晚上,在太阳能热水器下洗完澡后,他们拿起饭盒,里面装满了鸭肉和绿色蔬菜。吃完后,他们把饭盒放进厨房的消毒柜里。

厌倦了2001年的肾结石,她的丈夫,女儿和儿子,他们都在江西很远的地方,等着班爱华回家,但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

2002年,她的丈夫离开江西来到大华县,发现他的妻子建立了一所孤儿院。

丈夫也在这里住了半年,但他无法忍受痛苦。这两个人几乎每天都吵架。

不久后,丈夫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一起回江西,要么走自己的路。

潘爱华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来。

班爱华一年一年地教书,同时赚钱谋生。

2007年,肾结石开始困扰她。

2010年4月,班爱华突然生病,被送往大华县人民医院。

孤儿们被送到医院,看着她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一群孩子大声喊叫,吓得年轻护士不知所措。

肾脏已经溃烂了。医生告诉她肾脏需要切除。

潘爱华拒绝了,也没有钱治疗。即使他痊愈了,他也没有精力去控制孩子们。最好去死。

这场重病给她带来了一些希望。

去年,26岁的儿子乐冰来自江西省。为了照顾他的母亲,他放弃了所有的工作,留在教学中心,卷起裤腿做免费后勤人员:专门为孩子们做饭。

19岁的小姑娘韦素云,班爱花的第一批学生,读完初中,自愿回到这里,当起一名志愿者,和另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一起,为孩子们上课。19岁的魏素云是爱华班的第一批学生。初中毕业后,她自愿回到这里做志愿者,和另一名来自西部项目的志愿者一起为孩子们上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