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新闻

唐启枫:苦写快乐30年

图为唐启枫正在看报纸。 写新闻已经成为他的爱好之一。对他来说,写新闻和阳光、空气和水一样重要。 80岁的凤山县记者唐启枫已经写作30年了。我被这位80多岁的老前辈深深打动了。唐启枫,1935年出生,1954年参加工作,1996年6月退休。他参加了土地改革工作小组,并在凤山县平乐窑乡和凤城镇政府担任秘书。 时光飞逝。 唐启枫说,突然回过头来,他吃惊地发现,自1984年写第一篇新闻以来,他已经走过了30年坎坷的新闻之路。 向前看,向后看,有意识地思考这个意思;思考人生是苦、辣、甜、酸的,就像卡在喉咙里一样。 今年1月中旬,在唐启枫的病床前,记者听了唐老写新闻的故事,他已经写了30年,过得很苦。 1984年,唐启枫从30多公里外的凤山县平乐窑乡调到凤城镇人民政府办公室,专门从事写作材料和新闻报道。 为了超额完成新闻报道任务,一直从事秘书工作的唐启枫拿起一支笔,试图收集和撰写新闻文章,为报纸和电台投稿。 白天,他要么忙于工作,要么在夏村屯接受采访。晚上,当其他人陪他们的妻子和孩子散步、聊天或悠闲地看电视时,他仍然在灯下的桌子前等着催稿。 天气冷,桌子热,盘子头冷,孤灯伴失眠 拿起灯爬上格子写新闻,八盏煤油灯相继被毁。 虫子咬,蚊子咬,阴天下雨都是痛苦的;在风中,在雨中,有时为了一份新闻材料要来回跑10公里山路,哪管出汗,唇焦口燥 当我第一次涉足新闻写作时,唐启枫的写作是着魔和迷恋的:有时我丢下工作忘了吃饭,有时我半夜醒来用笔写作,我的胳膊就像怀里的一团火,我的胸口就像奔流的河流,我无法立刻停止。 为了送手稿,唐启枫曾经把手稿放进怀里的塑料袋里,盖上塑料布,在雨中向邮局走去。当她回来时,她像落汤鸡一样湿透了。 1989年,凤城镇兴隆村第二生产队的农民张海全是全县著名的富裕家庭。当他变得富有时,他没有忘记村民。他拨出4万多元在山周围修建了一条机耕道,解决了五个生产队交通不便的问题,受到村民们的高度赞扬。 当唐启枫得到这个消息时,恰好是阴雨连绵的天气。为了及时拾起并写出主题,他来回走了10多公里,首先把手稿交给了《诗经》、《广西日报》、《广西广播》等媒体。报纸出版后,引起了小小的震动。 如此大胆的新闻事件将唐启枫推上了一条持久的新闻之路。 漫长的新闻之路给了唐启枫许多真知灼见。 作为一名负责基层新闻报道的记者,唐启枫知道写新闻取决于冲动和灵感、激情和爆发力。写作材料是一项强制性的任务,依赖于责任心和耐力。 作为一名办公室秘书和新闻宣传员,唐启枫每天都要面对来自家庭、工作和社会的多重压力,肩负着养家和工作的重任,在领导和群众之间生存,在做好办公室工作的同时为领导做婚纱。 乡镇里有很多材料。唐启枫一直是一篮子材料和新闻。 一年到头,有无数的材料要写,无数的工作要做。他白天摔断了腿,晚上变红了。我把剩下的时间都花在喝酒、打牌、看书、看报和爬格子上。 新闻就像孙武空,金箍棒,材料就像佛祖的魔咒,压倒了唐启枫 1990年2月的一天,镇党委下午12点开会,第二天晚上7点,领导要求唐启枫在黎明前发表讲话。 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这本书写到了第二天早上,当我要写完的时候,突然肚子痛了,我倒在床上大汗淋漓,辗转反侧,奄奄一息。 经过长时间的折磨,我醒了一点,站起来,用拳头抵住腹部,抵住控制台桌子,忍住疼痛,坚持要完成它。 黎明时分,唐启枫准时拿出了会议材料。他刚要躺在床上,就听到县长秦邵明带领300多名县政府官员和员工深入凤城街的生产队,开展玉米移栽和补种工作。唐启枫立即拿起背包,骑着自行车跑向现场。 同一天,唐启枫立即冲出手稿,把它送到报社。后来,报纸在头版以“县长带头在田里种玉米苗”为标题发表 为此,唐启枫激动了很久 写作变化、感受和发展回顾你写作中的起伏,包括快乐和忧虑。 我想我不能仅仅通过练习写作来发表它。即使我暂时不能出版它,我也应该从自己身上寻找原因,试着明天而不是今天出版它。 如果我们今年不发表,明年不发表,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一定会取得进展。 对于新闻,唐启枫的执着态度是显而易见的。 在唐启枫的家里,记者看到了他在过去30年里发表的剪报。 在厚厚的书籍中,唐启枫的新闻产品粘贴整齐有序。 体裁包括新闻、交流、新闻摄影、小评论等。内容紧跟当前形势,着眼于党政工作,关注社会气温变化。长度不同,写作风格新颖独特。除党报和党刊外,出版的媒体还包括行业和部门出版物。 唐启枫说,在过去的30年里,他写了4500篇文章,其中3250篇可以发表。 据说记者是社会记者。 仔细阅读唐启枫的剪报后,记者似乎已经阅读了凤山县的发展历史。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从90年代到新世纪,无论文章的大小,它不仅记录了唐启枫的新闻写作轨迹,也记录了改革开放30年来凤山在各行各业的变化轨迹。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干部们去田里帮助群众播种土地,到新世纪的农业机械进行春耕。从一万元家庭的财富到一千万元项目的投资,从政府修路到领导服务等。,唐启枫的消息显示了人们在改革道路上的喜悦和鼓励。 说到写作和发送新闻,唐启枫说写作中最麻烦的事情就是抄写手稿。字迹应该整洁,以免编辑看不清楚。此外,他还认为,如果一份手稿被送到几个新闻机构,他将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复制,经常把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捏平,磨出一层层老茧。 有时,复写纸被用来制作复写纸,但是一些编辑不喜欢它。他们把它发送给编辑,看看拷贝是否制作好,然后拍下来。 过去,我经常工作到深夜写文章。 写完后,找主管领导检查并盖章,然后放入信封,写下邮寄地址,送到邮局邮寄。一封信通常要花8美分买邮票,超重的话要花0.16元,但是如果你一点都不注意的话,它就超重了。 一张邮票要花10美分,然后是80美分。信封一开始要花10美分,然后是10美分,现在是20美分。仅一年,邮票和信封就要花费数百美元。 说到新闻稿,从唐启枫的话中,我们都感受到了社会发展的速度。 唐启枫说,这个30年的新闻故事经历了不同的时代。首先,它是用手送到邮局的。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有了传真机,这个故事可以写得很好,并直接传送到报纸和广播电台。 就在体验了快速传真机的乐趣后,电脑又来了。写好手稿并发一封电子邮件。手稿可以在一眨眼的时间内转移给编辑,尤其是照片。在过去,如果你想发送照片,你必须将照片发送到报纸上,然后重新制作。 现在没事了。添加附件,照片将被上传,编辑老师可以直接看到。 唐启枫说,过去,我最大的头痛是送照片稿。这部电影拍摄后,我不得不去照相馆冲洗。通常需要几天才能拿到。我发的几乎所有照片都没有超重。 因为没有电话之类的东西,所以有一个错误,编辑不方便连接。 我记得有一次我给“the”写了一份关于道路建设的手稿,却忘了签名。编辑对内容看得很清楚。由于害怕影响时间限制,他帮我认真重写了手稿。因为没有名字,编辑用化名冯谖帮我使用手稿。 如今,一些年轻记者很难相信这些。 虽然我80岁的时候不会用电脑,但我的儿孙们愿意为我服务。有时候我只需要口述。他们帮我打字,很快就能投票出去。 唐启枫笑着说道 经过30年的努力,已经收获了多少珍宝?尖锋已经磨砺,梅花香来自严寒。 经过30年的新闻采写经历,跌宕起伏,困难重重,唐启枫也收获了很多。 唐启枫家族的一大堆荣誉证书足以证明他的成就。 他已经17次被评为优秀记者和现金记者。6次被《广西日报》评为优秀记者;十次被评为凤山县先进 自去年以来,由于身体原因,唐启枫多次住院护理恢复健康。每次身体好转,他都第一次看报纸。 唐老痴迷于新闻。只要你告诉他报纸上有他写的新闻,他马上就会高兴。 忘记和唐启枫交朋友的黄磊透露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唐启枫住院期间,他还为《诗经》撰写了6篇文章,被采纳的文章有5篇。 为了让他的父亲开心,我们让孩子们从单位拿回一些新闻材料,让他在身体允许的时候写一些新闻稿,以便给他一些精神食粮,帮助他培养身心。 唐启枫的二儿子说 岁月不饶人,写作永不停止。 1996年6月,唐启枫办理了退休手续。然而,由于工作需要,他退休后不久就被聘为镇政府的编外秘书。考虑到他对写作的热爱,他的家人不得不同意他的兼职工作。 然而,退休后没有失去激情的唐启枫,仍然保持着对新闻采集和写作的热情,坚持为报纸和电台撰写新闻文章。 我不想要任何与生俱来的权利。只要我健康,我会尽我所能写新闻。我会一直写下去,直到我不能动弹。 唐启枫说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