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开户

关键是要努力争取工业发展,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

北京市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以下简称“会议”)于8月26日下午召开,研究推动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形成、提升基础产业能力和产业链水平等问题。

在工业发展方面,会议强调,应充分发挥现有的体制和市场优势,并应大力开展产业基础升级和产业链现代化的斗争。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告诉时代财经,随着经济的发展,如何在产业结构中形成产业链,如何形成区域间的联合分工,以及如何消除产业的同质性和同构是本次会议的目标。

“过去,工业发展依赖于大量投资,但同时也带来了许多环境问题。现在,无论环境标准还是产品标准更加严格,解决发展问题都需要技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综合研究室主任王海峰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说。“从中央政府的决策角度来看,在未来五至十年内,有必要研究如何克服价格竞争到质量、技术和品牌竞争等障碍。

他说:「提升工业基础和产业链的问题早已在业界得到重视。

2014年底至2015年,中国工业发展面临严峻形势。工业增长急剧放缓。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长率从2014年9月的8.5%降至2015年12月的5.9%。

当时,钢铁行业首当其冲,首当其冲。公司的主要业务遭受了严重损失。加上外汇损失的急剧增加,整个行业陷入了全面亏损的局面。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hina Iron and Steel Industry Association)在2015年第四次信息会议上表示,应利用“互联网+”来促进产业链中的资源整合和产业链重组。其突出表现是钢铁行业需要下游利润与下游行业分享利润,需要下游行业目标产品的协同研发,实现行业间技术的相互支持和协调发展。

五年后,在内外因素的交织下,中国工业发展面临着另一个挑战,即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长率正在下降。

今年以来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累计利润同比增长一直维持在负水平,最新数据显示,1—7月份工业利润累积增速同比下降1.7%。今年以来,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累计利润同比保持负增长。最新数据显示,1月至7月工业利润累计增长率同比下降1.7%。

虽然7月份工业企业利润增长率由负变正,但国家统计局工业部高级统计师朱宏指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市场需求放缓,工业产品价格下跌,工业企业利润的波动性和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会议再次从中央层面关注中国的工业发展。

针对产业基地升级和产业链现代化的问题,会议提出实施产业基地改造项目,做好顶层设计,明确项目重点,组织实施分类,增强自主能力。

王海峰指出,工业基础的重建包括提高劳动力素质、更新技术和观念等。一些地方,随着工业的重建,留下了更多的核心研发和外包相对简单的生产环节。

早在2008年,产业转移和转型升级就已经成为广东省的发展工作之一。

为此,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泛珠三角大陆区域产业转移与合作促进指引》,促进“9+2”省区产业在区域内有序转移与合作,形成优势互补、支持协调、共同发展的区域企业联盟和社区。

近年来,珠江西江经济区、闽粤经济合作区、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粤川自由贸易试验区等高端产业合作平台相继形成。

“所谓的工业基地重建,只有在原有工业退出空后才能自由,也就是说,过去称之为‘鸟笼’。

佛山、泉州等民营经济集中的地方,以前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主动转移了产业。

”王海峰说。

因此,产业基地的重建离不开区域间的协调。

同时,会议还提到需要根据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和完善区域政策体系,充分发挥各地区的比较优势,促进各种因素的合理流动和有效集聚,增强创新发展的动力,加快建设高质量发展的动力体系。

“产业链的重建需要一些地区和企业继续进行。这次会议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央政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感到压力。

“王海峰认为,工业发展的活力在于企业,创造力在于地方。最重要的是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提供相应的服务。中央政府需要做的是形成一个更加宽松和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

以佛山市为例。2010年,市政府发布了《佛山市产业结构调整指导意见》和《佛山市产业结构调整实施方案》。

它提到需要增加政策支持,要求各级部门充分利用现有的政策和措施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使企业能够充分掌握和灵活运用这些政策和措施。同时,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对外汇、金融等经济杠杆给予优惠待遇。

在产业结构调整的背景下,佛山部分陶瓷企业纷纷迁至云浮、惠州等地,转而专注于技术研发和高科技制造。

2016年佛山先进制造业增加值1809.65亿元,占比38.4%,比2012年增长5.1个百分点。

去年,佛山先进制造业保持良好势头,增加值增长7.4%,比规模以上行业增长1.1个百分点。

王海峰表示,做好行业顶层设计主要反映国家政策的方向,如产业基础升级,这需要地方政府实施,地方政府采取行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