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军事

新源股份雄心的[分析

视觉中国记者|曹礼编辑|宸妃亚1记者|曹礼编辑|宸妃亚1没有自己的芯片品牌,专门为客户提供一站式芯片定制服务和半导体知识产权授权服务的信一华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一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一华)提交了信一华上市申请。

作为芯片设计平台即服务(SiPaas)模式在中国市场的先驱,shinihara股份拥有独特的商业模式。

模式不同的原因是芯片的知识产权销售模式在中国非常罕见。

但是这种模式有优点也有缺点。

优势在于公司原股改变了芯片生产方式,劣势在于研发投资高,侵蚀了公司原股的利润甚至价值。

然而,这也恰好暴露了新源股份的雄心,新源的股份比其他芯片制造商的股份大得多。

从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固定薪酬”到“佣金”的数据来看,原股的营业收入增长并不令人满意。

公司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8.3亿元、10.8亿元和10.6亿元,2018年为负增长。

然而,断言公司的原始股份缺乏增长还为时过早。

该公司将其收入分为一站式芯片定制和半导体知识产权授权两大业务,其中一站式芯片定制的收入在过去三年中占到了70%以上。

来源:招股说明书,界面新闻研究部,从毛利率来看,这两个业务是相当不同的。

一站式芯片定制业务的毛利率徘徊在10%至20%之间,这是一项标准的“苦力工作”。半导体知识产权许可业务可谓暴利,其毛利率从2016年的89.3%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97.2%。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界面新闻研究部,这也导致公司的毛利贡献和收入正好相反。

2018年,半导体知识产权许可业务毛利占近70%。得益于半导体知识产权许可业务的增长,公司毛利率从2016年的2.7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4.3亿元,复合增长率为26%。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和界面新闻研究部可以看出,原公司商业模式的实质是通过毛利率低的一站式芯片定制业务来培养团队和技术能力,而最终实现依赖毛利率高的半导体知识产权授权业务。

然而,在中国的土地上,其独特的半导体知识产权授权业务模式的形成不会一蹴而就。

2000年,SMIC(00981.HK)破土动工,但缺乏芯片制造所需的标准细胞库。用SMIC前董事长戴为民的话说,“标准的细胞银行就像砖头,芯片就像房子,没有砖头怎么能盖房子?”因此,帮助SMIC建立标准单元图书馆成为SMIC自2001年成立以来的第一项业务。

结果,神原也成为中国第一家为芯片提供标准细胞库的公司。

随后,神原股份还与华虹半导体(01347.HK)和上海先进半导体等国内制造商达成合作,为国内晶圆代工行业的起步奠定了基础。

在建立了一定的基础后,公司将注意力集中在上游设计环节上。

从芯片设计和制造到密封和测试,该行业的附加值逐渐下降。

标准单元库更接近于制造。为了加强前端设计能力,公司于2004年收购了国内芯片设计服务提供商上海中华,获得了R&D片上系统设计能力。结合原有的设计能力,公司开始推出从规格定义到芯片成品的一站式芯片定制服务。

换句话说,只要客户要求并负责销售,从芯片设计、制造到密封和测试的所有或部分环节都可以由芯片的原始份额来完成。

这种一站式芯片定制服务对客户来说很方便,但芯片的原始份额都是按“固定工资”支付的。

无论客户卖出的芯片有多好,都与芯片的原始份额没有什么关系。

结果,芯片的原始份额开始从“固定工资”向“版税”转变,即原始芯片设计服务转变为芯片中预先设计和验证的功能模块,这样不仅一个知识产权可以授权给多个客户获得许可费,而且许可费可以根据客户在大规模生产中销售的芯片数量获得,具有边际成本递减的特点。

这时,最初的核心股雄心勃勃。

方向确定后,公司先后收购了ZSP大规模集成电路事业部、ArcSoft软件开发团队和核心美国半导体知识产权公司,积累了数字信号处理器(DSP)和图形处理器(GPU)等许多重要知识产权。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界面新闻研究部目前,从半导体知识产权的完整性来看,该公司在世界上仅次于ARM。

尽管前面的生态之路很艰难,但新原股份对自己的商业模式充满信心。

招股说明书中提到,当前主流芯片设计模式有从无晶圆模式(Fabless mode)向光设计模式转变的趋势。

新原股份对该行业的判断不是基于空漏洞,因为从历史上看,芯片行业有持续分工和精细化的趋势。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已经将半导体系统组装和封装测试等低利润环节转移到日本等其他地区,从而推动了半导体行业的第一次分工。

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TSMC和UMC晶圆厂在中国台湾的诞生,将全球半导体产业从集成器件制造(IDM)模式逐步推向无晶圆制造(Fabless)模式,并导致半导体产业的第二次分工,将晶圆制造过程分开。

21世纪以来,芯片设计的难度和成本迅速增加。单芯片在7纳米主流应用时期的研发成本比28纳米增加了近5倍,促使芯片设计行业进一步拆分半导体知识产权行业,形成仍在进行的第三次分工。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界面新闻研究部同时,随着先进制程的演进,使得单颗芯片中可集成的IP数量也大幅增加。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和界面新闻研究部。与此同时,随着先进制造工艺的发展,可以集成到单个芯片中的知识产权数量也显著增加。

据IBS报道,当工艺节点从28纳米发展到7纳米时,可集成的知识产权数量从87个增加到178个,每个芯片的可集成知识产权数量增加,为SoC中更多的知识产权可重用性提供了新的空范围,从而推动了半导体知识产权市场的进一步发展。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界面新闻研究部,除了半导体技术的进化、物联网的出现和人工智能时代,丰富和分散了芯片空的应用场景,给芯片设计服务公司带来了新的客户和机会。

在成熟的芯片设计公司和IDM中,新兴的芯片设计公司、系统制造商和公司定义的大型互联网公司、系统制造商和大型互联网公司原有的芯片设计能力较弱,但在实际应用场景中对芯片有着迫切的需求。

以家用电器为代表的系统制造商需要芯片来承载物联网时代的感知、互联和控制等多种复杂功能。

这也是格力选择开发自己芯片的原因之一。

芯片行业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格力花了500亿元制造芯片,反映了系统制造商对芯片的焦虑。

然而,如果格力选择将芯片设计外包给芯片设计服务提供商(如原芯片公司)或入股上游芯片设计公司,它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大型互联网公司的需求反映在某些类型的数据处理上,这需要特殊芯片的支持。例如,为了处理庞大的视频流量,脸书为数据中心定制了专门的视频转码芯片给原来的公司,这比原来的通用芯片提高了效率。

正是这种新的客户需求使公司能够建立更广泛的朋友圈子。

“构建芯片生态”是戴为民经常谈论的一个词。这种生态背后的主导者自然是新原股份。

每年,在搜狐主办的松山湖中国集成电路创新峰会论坛上,戴为民作为东道主,将从国内芯片设计公司引进8-9款产品,搭建芯片与应用之间的桥梁。

戴为民强调“生态”和“桥梁”,因为芯片作为硬件也需要软件应用层和中间件的配合。

让整个产业链融入到索科川的生态中,让所有芯片承载索科川的知识产权。这是他真正的事业和抱负。

雄心的代价不仅是抵制转化为产品的“诱惑”,而且是继续增加研发投资和面对亏损的挑战。

这些都是新原股份为他们的野心付出的代价。

从收入和毛利数据来看,不难看出半导体知识产权授权是核心原股的主要发展方向。

然而,将一站式芯片定制从收入来源转化为半导体知识产权仍然需要经过必要的研发环节。

数据显示,该公司在R&D的投资全年占其收入的30%以上,消耗了大部分毛利。根据2019年上半年R&D的投资,该公司在a股半导体公司中排名第六。

资料来源:Wind,如果界面新闻研究部门考虑到公司原股的收入规模,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就更加惊人。

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在R&D的投资占其收入的32%,在a股半导体公司中排名第一。

来源:风,接口新闻研究部,但研发也蚕食了公司的利润。

2018年,公司净亏损6800万元。

R&D的高额投资是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神原继续发展知识产权授权服务市场绝非易事。

与芯片公司的爆炸式增长不同,知识产权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积累并渗透到客户的产品中。

以恩智浦(nxp) i.MX汽车芯片为例,芯片的原始股份从芯片中的知识产权转移到完全接管需要8年时间。

商业模式决定了即使公司拥有国内一线芯片设计能力,也只能躲在幕后。

因此,从收入规模(10亿元人民币)来看,它不是一家大公司,与业内顶尖公司仍有很大差距。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界面新闻研究部。此外,芯片设计服务还要求公司保持大规模团队,而不是像生产芯片产品的公司那样精益求精。

该公司目前拥有812名员工,在a股芯片设计公司中排名第六。然而,该公司2018年的人均收入仅为142万元,与排名第一的兰琪科技682万元相差甚远,在所有a股芯片设计公司中排名第15位,处于中低水平。

然而,该公司的研发成果已经得到了一些第三方组织的认可。

在市场研究公司康柏智能(CompassIntelligence)对全球100多家人工智能芯片公司的排名中,神原股份在不发布芯片产品(含人工智能芯片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全球排名第21位,在中国大陆公司中排名第3位,这一排名也高于地平线、寒武纪等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的排名。

然而,当戴为民谈到这一排名时,他表示遗憾,因为核心的原始股票估值远低于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

截至2019年6月,公司原股份价值48亿元,而寒武纪和地平线的最新估值分别达到160亿元和200亿元。

一位高级私募官员告诉记者,核心公司原始股票估值“低”可能有三个原因。首先,一些人工智能芯片公司被高估了。其次,核心股票的商业模式在中国比较少见,很难估计知识产权在未来能实现多少价值。第三,原有核心股的知识产权需要长期积累和持续的研发投资,与芯片公司相比,爆发性表现可能不够。

这些问题并没有影响工业资本对原有芯片股的青睐。英特尔、三星、软银、小米和其他工业巨头都是该公司的股东。原始芯片份额对芯片产业生态的影响可能是他们更加重视的一点。

新原股份的野心已经暴露。至于生态圈能否成功建成,只是时间问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