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军事

湖北襄樊“高官腐败”内幕

10月6日,湖北省当地媒体报道,湖北省襄樊市前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孙楚寅代表74名领导干部涉案。其中,全市相关单位、县市“一把手”30余名,厅级干部11名。

湖北省纪委在一份文件中使用“风暴”一词来形容襄樊官员的集体腐败。

《21世纪经济先驱报》对此案做了更深入的报道。

孙楚寅犯罪的原因根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一份报告,孙楚寅犯罪原因有许多广为流传的版本。一种说法是,孙楚寅案由襄樊市人大常委会前副主任刘有情领导。刘有情被指控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46.3万元。他的行为被指控受贿。

据当地官员称,2002年10月23日左右,刘有情因涉嫌受贿被免去市人大代表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职务,而孙楚寅则于12月初被免去襄樊市委书记的职务。

两者之间的“事故”间隔只有一个月左右。

1990年10月至1993年4月,古城县委书记刘有情连续三次换车,用新的白色桑塔纳取代黄色桑塔纳轿车,进口蓝鸟王(Bluebird King)和进口现代王(Hyundai King)轿车。此次购车挪用了40多万元企业营运资金和专项资金。

古城县的一些单位和领导干部效仿刘有情,竞相买车、换车。购买汽车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不正当的来源。有的动用了企业的营运资金,有的挪用了水利、林业、交通、城建等专项资金。有些人甚至挪用“新灾夏粮救灾资金”和群众捐款。

1994年,刘有情被中共和湖北省纪委联合调查,并被免去党委书记职务。

然而,奇怪的是,刘有情在1996年底被任命为襄樊市委副秘书长。

他复出后不久,就开始违反纪律接受贿赂。

据知情人士透露,刘有情的仕途恢复生机的原因在于他与该市个别领导人的关系。

在刘当时的副市级行政级别上,襄樊市只有少数领导人能够照顾他。

此外,刘与这位“个人领导人”的关系相当不寻常。据知情人士透露,刘有情经常转移与该市个别领导人的这种关系,以进行调解和收受贿赂。

2001年12月,襄樊市进行了机构改革。襄樊市建设管理局前局长高某想当局长,给了刘有情5万元,请他帮忙“搬家”。

刘有情把孙楚寅引了出来,“可能是刘有情承认他贿赂了襄樊市的个别领导,并在接受检查时卷入了孙楚寅,而孙承认了他的贿赂行为,还有许多下级官员在检查时贿赂了他”。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给他行贿的人不多,所以更多的人参与了拔萝卜和倒泥巴的活动。

“据一位曾与孙楚寅共事的人士称,20世纪70年代初,孙楚寅是老河口市(襄樊市辖下的县级市)一家电力总厂的技术员。

大约在1975年和1976年,他被提升为副厂长兼厂长。后来,在20世纪80年代初,他因为年轻和大学文凭而被提拔为老河口市经济委员会主任,并正式进入仕途。

在接下来的20年里,孙楚寅的事业一帆风顺。他先后担任襄樊经济委员会主任、襄樊市委副书记、CPPCC主席、襄樊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襄樊市委书记。

在孙楚寅担任市委书记期间,襄樊的腐败案件屡见不鲜:仅在襄阳市管辖范围内的枣阳市就发生了几起重大案件。

枣阳市的两位市长相继出现了问题。前市长谭先龙携600多万元公款潜逃海外。继任的女市长尹东贵因经济问题被捕。前枣阳市委书记曾容仙也已被捕。

在“双规”下,孙楚寅的反腐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2002年底,孙楚寅出台“双规”后不久,襄樊的反腐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

根据襄樊市纪委的数据,2003年上半年,襄樊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批准线索476条,立案399起,结案241起,涉案人员401人。233人受到处罚,其中科级以上干部36人。移交司法机关处理17人;追回经济损失1062万元以上。

其中,9名受到处罚的县级领导干部中有11名受到了调查。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包括襄阳汽车轴承有限公司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德兵、前副总经理苏小康、蒋月升的受贿案,以及前深圳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高铭诚的非法占有案。

湖北省纪委的一份报告指出,襄樊的一些单位有专制腐败的“最高领导人”,民主程序不到位,“一人谈话”现象严重。

例如,报道称襄樊市某局局长多次公开宣称:“我属于xx局,xx局属于我。

“目前,孙楚寅案仍在调查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